• 1:封面
  • 2:财经新闻
  • 3:新闻·公司
  • 4:新闻·公司
  • 5:特别报道
  • 6:特别报道
  • 7:特别报道
  • 8:特别报道
  • 9:路演回放
  • 10:路演回放
  • 11:路演回放
  • 12:路演回放
  • 13:信息披露
  • 14:信息披露
  • 15:信息披露
  • 16:信息披露
  • 17:信息披露
  • 18:信息披露
  • 19:信息披露
  • 20:信息披露
  • 21:信息披露
  • 22:信息披露
  • 23:信息披露
  • 24:信息披露
  • 25:信息披露
  • 26:信息披露
  • 27:信息披露
  • 28:信息披露
  • 29:信息披露
  • 30:信息披露
  • 31:信息披露
  • 32:信息披露
  • 33:信息披露
  • 34:信息披露
  • 35:信息披露
  • 36:信息披露
  • 37:信息披露
  • 38:信息披露
  • 39:信息披露
  • 40:信息披露
  • 41:信息披露
  • 42:信息披露
  • 43:信息披露
  • 44:信息披露
  • 45:信息披露
  • 46:信息披露
  • 47:信息披露
  • 48:信息披露
  • 49:信息披露
  • 50:信息披露
  • 51:信息披露
  • 52:信息披露
  • 53:信息披露
  • 54:信息披露
  • 55:信息披露
  • 56:信息披露
  • 57:信息披露
  • 58:信息披露
  • 59:信息披露
  • 60:信息披露
  • 61:信息披露
  • 62:信息披露
  • 63:信息披露
  • 64:信息披露
  • 65:信息披露
  • 66:信息披露
  • 67:信息披露
  • 68:信息披露
  • 69:信息披露
  • 70:信息披露
  • 71:信息披露
  • 72:信息披露
  • 73:信息披露
  • 74:信息披露
  • 75:信息披露
  • 76:信息披露
  • 77:信息披露
  • 78:信息披露
  • 79:信息披露
  • 80:信息披露
  • 81:信息披露
  • 82:信息披露
  • 83:信息披露
  • 84:信息披露
  • 85:信息披露
  • 86:信息披露
  • 87:信息披露
  • 88:信息披露
  • 89:信息披露
  • 90:信息披露
  • 91:信息披露
  • 92:信息披露
  • 93:信息披露
  • 94:信息披露
  • 95:信息披露
  • 96:信息披露
  • 97:信息披露
  • 98:信息披露
  • 99:信息披露
  • 100:信息披露
  • 101:信息披露
  • 102:信息披露
  • 103:信息披露
  • 104:信息披露
  • 105:信息披露
  • 106:信息披露
  • 107:信息披露
  • 108:信息披露
  • 109:信息披露
  • 110:信息披露
  • 111:信息披露
  • 112:信息披露
  • 113:信息披露
  • 114:信息披露
  • 115:信息披露
  • 116:信息披露
  • 117:信息披露
  • 118:信息披露
  • 119:信息披露
  • 120:信息披露
  • 121:信息披露
  • 122:信息披露
  • 123:信息披露
  • 124:信息披露
  • 125:信息披露
  • 126:信息披露
  • 127:信息披露
  • 128:信息披露
  • 浙海德曼高长泉:做高端数控机床市场垄断的破局者
  • 祥和实业大手笔回购
  • 溢价近25%受让控股权 丽水国资入主威帝股份
  • 创业板试点注册制再现IPO企业撤材料
  • 富春股份
    拟收购通信网络技术服务资产
  •  
    2020年9月16日   按日期查找:
    3版:新闻·公司 上一版  下一版
     
     
     
       | 3版:新闻·公司
    浙海德曼高长泉:做高端数控机床市场垄断的破局者
    祥和实业大手笔回购
    溢价近25%受让控股权 丽水国资入主威帝股份
    创业板试点注册制再现IPO企业撤材料
    富春股份
    拟收购通信网络技术服务资产
    更多新闻请登陆中国证券网 > > >
     
     
    上海证券报网络版郑重声明
       经上海证券报社授权,中国证券网独家全权代理《上海证券报》信息登载业务。本页内容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在非中国证券网所属服务器建立镜像。欲咨询授权事宜请与中国证券网联系 (400-820-0277) 。
     
    稿件搜索:
      本版导航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收藏 | 打印 | 推荐  
    浙海德曼高长泉:做高端数控机床市场垄断的破局者
    2020-09-16       来源:上海证券报      
      浙海德曼董事长 高长泉

      ⊙记者 乔翔 ○编辑 邱江

      

      历经数年的迎风生长,浙海德曼已将浙江台州当地独特海岛地貌所孕育的人文气息和拼搏精神,融入了自己的血脉之中。

      浙,即浙江;海德曼,音译自“Headman”,直译为“领军者”。在浙海德曼董事长高长泉的眼中,不忘根本,誓做行业龙头,是公司成立以来一直秉承的经营理念。

      自2006年由玉环县华丰机床厂改制设立以来,浙海德曼即致力于高精密数控车床的核心制造和技术突破,如今已形成完整的高端数控车床开发平台和制造平台。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面对外部环境的挑战以及行业所面临的问题,高长泉多次提到,公司的成立,志在打破国际巨头对我国高端数控机床的垄断,以实现进口替代为战略目标一步步壮大。

      行业进入快速增长期

      机床被称为“工业母机”。“近年来,我国数控机床行业出现了明显的结构性失衡,低档数控机床产能过剩,高档数控机床供应不足。”高长泉解释道,由于低档数控机床行业门槛低,进入企业多,加之近年来低档数控机床市场有效需求不足,该领域已经出现产能过剩的现象。反之,随着高档数控机床的需求越来越大,供给侧已难以满足需求。

      由此衍生出来的问题是,高档数控机床依赖进口的局面未见改观,而国内军工、航天航空等行业对高精尖的数控机床有迫切的需求。高长泉告诉记者,在高档数控机床领域,国产数控机床在国内市场占有率相对较低。目前我国正处于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在国内需求与智能装备技术水平提升的双重动力下,我国高档数控机床将进入快速增长期。

      具体到浙海德曼,公司业务涉及的分类为机床行业体量最大的分支金属切削机床的子分支——车床领域。“车床尤其是高端数控车床是非常重要的一类工业母机,是制造业发展不可或缺的基础装备。”高长泉说,以汽车行业为例,数控车床是发动机、变速箱、底盘中的中轴、齿轮、轮毂等典型零件非常重要和关键的加工装备。“总之,以电机、液压、气动阀等为代表的通用设备行业里,都有大量的高精度零部件需要用到数控车床加工。”

      在高长泉看来,国内数控车床与世界高端数控车床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加工精度上,即在达到高精度指标的要求下,如何实现高效稳定的加工性能,是每个数控车床制造企业面临的主要课题。

      “事实上,目前我国车床的整体数控化率已经达到70%以上,与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车床数控化率的差距不是很大。”高长泉说,根本差距主要体现在车床精度稳定性和精度保持性达不到客户要求,“所以,突破车床核心技术,提高核心部件精度和可靠性是提升国产数控车床性能和竞争力的唯一出路。”

      专注高端数控车床

      浙海德曼发端于仪表车床,起步于经济型数控车床,发展于高端数控车床,致力于车床领域的深度发展。

      据介绍,公司现有高端数控车床、自动化生产线和普及型数控车床三大品类20余种产品型号(均为数字化控制产品),其中数控车床的核心部件包括主轴部件、刀塔部件、尾座部件、数控系统、导轨、丝杆和轴承等。

      2017年至2019年,公司高端型数控车床和自动化生产线的营收占比逐年提升。整体来看,两者合计的营收占比从2017年的47.48%已大幅升至2019年的62.67%。

      对于何为高端产品,高长泉的标准十分清晰。据他介绍,一是采用交流伺服数控系统的数控车床;二是数控车床定位精度小于等于0.015mm等指标;三是具有通信和联网功能;四是具有复合化、智能化特性。

      以高精度为例,公司制定的高端数控车床精度标准的基本条件是:将所有GB/T16462规定的精度指标提高50%以上,其中主轴部件相关精度提高60%以上。

      2015年,公司开发的高端数控车床的主力基础机型T55数控车床获得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颁发的“2014年度产品质量十佳”称号。高长泉骄傲地表示,这是中国机床行业车床领域唯一获得此项荣誉的产品。

      高长泉说,通过一系列数据比对,在定位精度和重复定位精度上,公司主流机型T55实测定位精度远高于国内精密数控车床,与国外精密数控车床相近。

      公司与国际对手的竞争主要集中在高端数控车床业务方面。高长泉告诉记者,国内高端数控车床市场一度被马扎克、DMG森精机、中村留等知名国际机床制造企业所占据。不过,随着公司在高端数控车床领域不断投入研发,同时建立了高端数控车床基础技术平台及基础制造平台,公司产品技术水平基本达到了国际竞争对手的水平。

      在应用领域,从公司下游客户来看,涉及较多行业,其中汽车制造、工程机械、通用设备和军事工业四大行业为最主要的客户群体。另外,在电子设备、船舶工业、模具行业和航空航天等领域也实现了产品销售。 特别是在军工领域,公司业务发展迅速。2017年至2019年,公司在军工方面主营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0.88%、2.33%和4.27%。

      高长泉认为,军事工业对高精度、稳定性的国产数控车床有迫切的需求,随着公司技术水平的提升和在军事工业领域的逐步突破,未来军事工业有望成为公司新的业务增长点。

      在汽车领域,公司也在积极寻找新的发展动能。据介绍,2019年,公司先后设立了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台州市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和高端机床与智能制造工程中心。目前,公司承担了浙江省科学技术厅“智能机床研发-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系统加工的智能化并行复合加工中心的研发和应用”省重点研发项目。

      核心部件已实现自主化

      “目前公司已掌握与主轴部件、刀塔部件、尾座部件相关的核心技术,除采购少量如轴承、齿轮标准件外,已实现上述核心部件的自主化生产。”对于公司产品的国产化进程,高长泉十分自豪。

      技术方面,以主轴为例,这是数控车床核心部件之一,是保证数控车床加工精度和加工能力的核心部件。高长泉告诉记者,公司的主轴部件主要采用同步电主轴技术,从主轴相关技术指标看,个别技术指标如主轴电机功率甚至优于马扎克生产的同类产品。此外,公司的主轴部件采用同步电主轴结构,亦优于马扎克的异步电主轴结构。

      据悉,公司目前掌握了数控车床主轴研发、设计、制造、装配、评价及持续改进等核心技术要素,并已将高刚性和高精度主轴技术、电主轴技术与主轴相关的核心技术普及到高端数控车床及自动化生产线产品。

      除了主轴技术,数控车床加工工艺和装配工艺难度最大的部件之一——刀塔部件,浙海德曼同样实现了自主开发,为数控车床的高效自动化生产提供了前提条件。

      不仅如此,尾座部件自主化也同样顺利攻克。在高长泉看来,公司实现伺服尾座部件的自主化生产,可大幅度提升车床的加工效率,有助于进一步实现零部件加工的高精度、高效率、智能化和无人化。

      在进口替代方面,浙海德曼目前在汽车零部件、电动工具、工程机械等产品领域有着优异表现。仅从招股书对外披露的情况看,公司已对13家下游厂商所使用的进口高端数控车床进行了替代。如客户之一的中马传动,其在2018年和2019年采购了浙海德曼的T55,分别替代的是日本马扎克的QPT150和美国哈挺的E51。

      从财务数据上看,浙海德曼近年来实现进口替代的金额及数量也呈向上突破之势。2017年,公司高端型数控车床实现进口替代的金额和数量分别是1.31亿元、609台;2019年的数字则分别是1.81亿元、824台。

      舵稳当奋楫,风劲好扬帆。值此登陆科创板之际,来自浙江临海小城的浙海德曼,已时刻准备好破浪远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