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封面
  • 2:特别报道
  • 3:特别报道
  • 4:财经新闻
  • 5:公司
  • 6:公司
  • 7:公司
  • 8:新三板
  • 9:路演回放
  • 10:信息披露
  • 11:信息披露
  • 12:信息披露
  • 13:信息披露
  • 14:信息披露
  • 15:信息披露
  • 16:信息披露
  • 17:信息披露
  • 18:信息披露
  • 19:信息披露
  • 20:信息披露
  • 21:信息披露
  • 22:信息披露
  • 23:信息披露
  • 24:信息披露
  • 25:信息披露
  • 26:信息披露
  • 27:信息披露
  • 28:信息披露
  • 29:信息披露
  • 30:信息披露
  • 31:信息披露
  • 32:信息披露
  • 33:信息披露
  • 34:信息披露
  • 35:信息披露
  • 36:信息披露
  • 37:信息披露
  • 38:信息披露
  • 39:信息披露
  • 40:信息披露
  • 41:信息披露
  • 42:信息披露
  • 43:信息披露
  • 44:信息披露
  • 45:信息披露
  • 46:信息披露
  • 47:信息披露
  • 48:信息披露
  • 49:信息披露
  • 50:信息披露
  • 51:信息披露
  • 52:信息披露
  • 53:信息披露
  • 54:信息披露
  • 55:信息披露
  • 56:信息披露
  • 57:信息披露
  • 58:信息披露
  • 59:信息披露
  • 60:信息披露
  • 61:信息披露
  • 62:信息披露
  • 63:信息披露
  • 64:信息披露
  • 65:信息披露
  • 66:信息披露
  • 67:信息披露
  • 68:信息披露
  • 69:信息披露
  • 70:信息披露
  • 71:信息披露
  • 72:信息披露
  • 73:信息披露
  • 74:信息披露
  • 75:信息披露
  • 76:信息披露
  • 77:信息披露
  • 78:信息披露
  • 79:信息披露
  • 80:信息披露
  • 81:信息披露
  • 82:信息披露
  • 83:信息披露
  • 84:信息披露
  • 85:信息披露
  • 86:信息披露
  • 87:信息披露
  • 88:信息披露
  • 89:信息披露
  • 90:信息披露
  • 91:信息披露
  • 92:信息披露
  • 93:信息披露
  • 94:信息披露
  • 95:信息披露
  • 96:信息披露
  • 97:信息披露
  • 98:信息披露
  • 99:信息披露
  • 100:信息披露
  • 101:信息披露
  • 102:信息披露
  • 103:信息披露
  • 104:信息披露
  • 105:信息披露
  • 106:信息披露
  • 107:信息披露
  • 108:信息披露
  • 109:信息披露
  • 110:信息披露
  • 111:信息披露
  • 112:信息披露
  • 113:信息披露
  • 114:信息披露
  • 115:信息披露
  • 116:信息披露
  • 117:信息披露
  • 118:信息披露
  • 119:信息披露
  • 120:信息披露
  • 产业链积极响应
    华为鸿蒙“朋友圈”急速扩容
  • 世界半导体大会支招化解汽车“芯”荒
  • 股权转让+表决权委托
    浙江富润拟易主国信华夏
  • 紫天科技定增“知难而退” 实控人关联方浮盈幻灭
  •  
    2021年6月11日   按日期查找:
    5版:公司 上一版  下一版
     
     
     
       | 5版:公司
    产业链积极响应
    华为鸿蒙“朋友圈”急速扩容
    世界半导体大会支招化解汽车“芯”荒
    股权转让+表决权委托
    浙江富润拟易主国信华夏
    紫天科技定增“知难而退” 实控人关联方浮盈幻灭
    更多新闻请登陆中国证券网 > > >
     
     
    上海证券报网络版郑重声明
       经上海证券报社授权,中国证券网独家全权代理《上海证券报》信息登载业务。本页内容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在非中国证券网所属服务器建立镜像。欲咨询授权事宜请与中国证券网联系 (400-820-0277) 。
     
    稿件搜索:
      本版导航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收藏 | 打印 | 推荐  
    紫天科技定增“知难而退” 实控人关联方浮盈幻灭
    2021-06-11       来源:上海证券报      

      ◎记者 吴正懿 ○编辑 邱江

      

      按下“启动键”16个月之后,紫天科技的定增事项戛然而止。公司6月9日晚披露,考虑到资本市场环境,经协议一致由保荐机构于6月8日向深交所提交撤销申请,深交所终止对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6月10日,公司股价下跌6.92%。

      寥寥数语,结束的是一段资本运作的“长跑”。2020年2月,紫天科技推出定增预案,计划向实控人旗下的欣赐科技等对象发行股份,募资7.4亿元用于搭建大数据及AI驱动的程序化广告平台项目、构建数据分析工具及广告库存智能匹配系统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发行价为15.43元/股。2020年11月,紫天科技调整定增方案,募资规模大幅缩减至4.3亿元,发行价仍锁定为15.43元/股。

      今年1月,紫天科技的定增申请获深交所受理,之后两次收到审核问询函。从监管部门的提问看,主要涉及欣赐科技是否为紫天科技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控制、认购方资金来源、募投项目规模的合理性等。尤受关注的是,紫天科技调整定增方案后,发行对象及募资规模均发生较大变化,但发行价仍为15.43元/股,问询函要求说明“发行方案调整是否属于重大变化,是否已履行相关程序,是否需重新确定发行价格”。公司回复称,发行方案调整不属于重大变化,调整发行方案已履行相关程序,不需要重新确定发行价格。

      按照规定,上市公司实控人及关联方作为定增发行对象的,可以实施锁价定增,定价基准日可以“三选一”,享受“八折”优惠。去年2月20日推出定增预案当天,紫天科技股价涨停,当天收报25.85元,比发行价(15.43元)高出了67.5%。其后,公司股价继续攀涨,当年10月28日盘中最高触及61.84元,比定增价高出整整3倍。

      之后,紫天科技股价有所回落,6月9日收报37.71元,但与定增价格相比仍有1.44倍的价差。

      “在定增事项中,价格是最敏感的要素,此前监管层抬高战略投资者的认定门槛,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部分项目存在较大价差的套利问题。”投行人士认为,紫天科技最终选择撤回定增申请,发行价格难获首肯,应该是重要因素之一。

      回溯资料,2016年2月,安常投资出资8.38亿元受让南通锻压(“紫天科技”前身)26.17%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安常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姚海燕、郑岚,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颇受关注的是,两大实控人姚海燕、郑岚均为女性,且关系匪浅。其中,姚海燕系紫天科技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LI XIANG(李想)之母亲,系紫天科技董事长姚小欣之姑姑;郑岚系紫天科技董事长姚小欣之母亲。

      资料显示,姚海燕、郑岚家族“第一桶金”来自南京房地产,后转战投资领域,姚海燕、郑岚控制的安赐投资曾参与众多投资项目,包括天润数娱、中国中铁等上市公司。由两位母亲掌舵垂帘,表亲关系的两个儿子出面打理上市公司,这般家族成员齐上阵的模式,在A股市场较为少见。

      不过,姚海燕、郑岚掌舵紫天科技以来,接连暴露出内控及信息披露的问题,被监管部门查处。姚海燕、郑岚旗下的安赐投资还曾卷入P2P平台“钜宝盆”的投资纠纷。